三星堆人祭祀有哪些偏好?专家检测到这些有机残留物|成果发布三星堆人

作者: 小周 2023-11-30 03:20:41
阅读(137)
封面新闻封面新闻记者刘可欣图片由四川省文物局提供11月16日,由四川省文物局主办,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研究院、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承办的“三星堆遗址考古多学科综合研究成果研讨会”在四川广汉举行。共计20个科研机构、大学院校和科技公司的代表分享了关于考古发掘、文物保护、多学科研究、科技手段运用、设施设备创新等多个领域的最新成果。温睿(摄影:刘可欣)西北大学教授、研究生院院长温睿作为团队代表,就三星堆遗址祭祀区有机残留物研究的阶段性成果进行了汇报分享。祭牲为仪式性活动检测显示三星堆存在猪、牛温睿提到,三星堆祭祀区发掘现场对环境的控制,为本次提取工作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而不利的条件主要在于三个方面,一是目标物不可见,载体信息不明;其次是四川盆地潮湿的气候,水分含量高、具有酸性土壤等自然条件,不利于有机物的保存;再次是三星堆遗迹特殊,存在“燎祭”、毁器等现象,对有机物造成了破坏。本项目是针对三星堆3、4、7、8号祭祀坑发掘出土的、潜在的有机残留物的研究。研究对象以不可见有机残留物为主。不可见有机残留物包括对青铜器、陶片、玉器、象牙、木器等为载体容纳的、本体吸附的以及周围可能存在的有机残留物进行提取,取样类型主要包括土壤沉积物、陶片,少量碳化物,以及极少量的疑似骨渣样品。根据初期坑内存在动物祭牲的结果,还选择了一号坑的少量骨渣进行古蛋白提取分析,进行各坑间结果比较。有机残留物结果反映的祭祀坑形成前仪式三要素在筛选数据、排除取样过程产生的污染以后,研究团队在4、7、8号坑中得到明显的信号。这三个祭祀坑部分样品的蛋白质组学结果,显示出猪、牛两种动物的存在。此外,经过检测,在1号祭祀坑的3个骨渣样品中,其中1个样品来源于黄牛。在7号祭祀坑发掘过程中发现的兽齿,从形态上可判断其为猪的臼齿,温睿认为它介于家猪与野猪之间。在本次检测过程中,研究团队发现,祭祀坑内土壤和陶片中发现的蛋白数量少、序列覆盖率低,一方面是受到土壤中长时间埋藏所造成的老化降解影响,另一方面也是祭祀坑形成过程中,动物祭牲经历燎烧等活动造成的。但是,能检测到少量的动物蛋白就说明燎烧并非完全充分。三星堆人祭祀有哪些偏好?专家检测到这些有机残留物|成果发布三星堆人脂肪酸分析结果同样说明燃烧的不完全充分,这才为脂肪酸和蛋白质等有机残留物的留存提供了可能。由此可以推论,三星堆人并未把彻底燎烧成灰烬当作目的,而是进行仪式性的燎烧活动。三星堆人祭祀有哪些偏好?专家检测到这些有机残留物|成果发布三星堆人古蜀文化宗教祭祀的延续性祭祀体系或受中原影响从残留物发现角度出发,根据1号坑发现的骨渣和6个大型祭祀坑器物间能够跨坑拼接的情况进行判断,六个大的祭祀坑的形成过程,可以如此理解:三星堆先民在祭祀活动中,仪式性地集中燎烧包括猪、牛等动物和铜器、金器、玉石器等器物,后将所有器物分批埋藏在祭祀坑内。其中,燎烧后的动物祭牲骨骼相对集中地埋藏在其中一个坑中,其他坑混入了少量骨渣及动物脂肪和蛋白的残留物。燎烧祭牲是埋藏各种器物前仪式活动的一部分,与燎烧器物、毁器、分批埋藏共同组成了埋藏前的仪式活动,这种仪式活动很可能使用动物作为祭牲,与祭祀密切相关。三星堆人祭祀有哪些偏好?专家检测到这些有机残留物|成果发布三星堆人八号坑土壤沉积物样品取样位置示意图温睿提到,三星堆祭祀区中发现了象牙、猪、牛、鹿等相关祭牲、祭器的存在与金沙遗址祭祀区中的象牙、野猪、黄牛、水牛、鹿科动物等有部分重合,这可以理解为古蜀文化宗教祭祀礼仪上的文化延续。另一方面,从残留物反映的祭牲类型上同样可以证明,三星堆文化受到来自中原商文化的影响。三星堆祭祀坑中发现的猪与牛,与商代殷墟遗址的祭牲选用有重合之处,反映出三星堆文化的祭祀体系可能受到来自中原祭祀体系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