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腿阿姨”走红之后:不想当“网红”,只想简简单单给学生做他们爱吃的东西鹅腿阿姨

作者: 小李 2023-11-30 12:42:51
阅读(104)
27日下午,北京市气象台发布了大风蓝色预警,预计从发布时到28日凌晨2点,全市大部地区有4级左右偏北风,阵风6、7级。这个普通又不普通的周一晚上,8点不到,北京大学西南门外已经有不少在寒风中等待“鹅腿阿姨”的人了。“鹅腿阿姨”走红之后:不想当“网红”,只想简简单单给学生做他们爱吃的东西鹅腿阿姨晚上9点,戴着粉色头盔穿着红色上衣的“鹅腿阿姨”准时骑着电动车出现,大家举着相机手机,一窝蜂涌向她。这里面有提前预定好鹅腿的学生,也有人只是想凑前看看热闹。▲27日晚上,“鹅腿阿姨”陈女士被学生“包围”(付垚/摄)“鹅腿阿姨”是今年54岁的陈女士。最近几天,清华、北大等高校学生排队买她烤制鹅腿的视频被很多网友转发,并很快登上微博热搜,“鹅腿阿姨”也似乎一下子成为了“顶流网红”。▲“鹅腿阿姨”从保温箱中拿出鹅腿(付垚/摄)揭开泡沫箱的盖子,已经被纸袋分装好的烤鹅腿露了出来,提前预订好鹅腿的顾客领走各自的鹅腿,还有一些人则好奇地望过去。半小时后,鹅腿被分发完毕,陈女士和赶来帮忙的爱人梁先生骑上电动车,从人群中“突围”后准备离开。“我不希望走红,更不想当网红,只想和以前一样简简单单地给学生们做他们喜欢吃的东西。”陈女士说。“鹅腿阿姨”走红之后:不想当“网红”,只想简简单单给学生做他们爱吃的东西鹅腿阿姨鹅腿全部需要提前预定,每天只会去一所学校“阿姨我的是一个不辣的”、“阿姨我拿两个辣的”……“鹅腿阿姨”刚刚停好车,消费者的呼喊声便在北京大学西南门外此起彼伏开来,这些购买鹅腿的人绝大多数是在北大或周围高校就读的学生。晚上9点准时来领取在微信群里预订好的鹅腿,是此前很多学生晚自习后给自己饱口福的方式。但是最近几天,出售鹅腿的这位阿姨却意外走红,被更多人包围。“清华北大鹅腿阿姨之争”、“清华北大学生排队抢鹅腿”、“鹅腿阿姨回应清华北大学生排队抢购”……微博热搜上,“鹅腿阿姨”一度霸屏。今年54岁的陈女士,微信昵称是“鹅腿阿姨”,她至今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几天之内就一下子“霸占”了这么多条微博热搜,甚至被很多人称为最近几天的“顶流网红”。陈女士的手机微信里有20多个群,这些微信群成员多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北京海淀区高校的学生,大致按照学校分为不同的群。从2018年开始,陈女士开始在这几所高校附近出售她和爱人烤制的鹅腿,后来逐渐发展成学生提前微信预定付款、晚上定时送到“交货地点”的方式销售。他们每天只会去一所学校,能够售卖200多个鹅腿。▲“鹅腿阿姨”在微信群里发布预定鹅腿的信息“一天就只能做这么多,送好几个学校的话我们也做不过来。”陈女士的爱人梁先生对红星新闻记者说。陈女士和爱人梁先生在更多时候会把鹅腿出售给北京大学的学生,因为这里距离他们租住的西北旺稍微近一些,那是一个位于北京五环与六环之间的地方,骑电动车到北大西南门需要近半个小时。“给北大学生买是15元一个,别的学校贵一点,16元一个,这并不是什么区别对待,只是因为去别的学校确实要更远一点。”梁先生说。鹅腿共有两种口味,辣的和不辣的,提前在微信上预定的学生会准时到陈女士的电动车旁按照预定的数量拿鹅腿。但是27号晚上的领取鹅腿现场,明显要比平时更加喧嚣,除了按约定领鹅腿的,还有媒体记者、短视频拍摄者、看热闹的行人,纷纷挤在“鹅腿阿姨”周围,大家举着手机相机,试图拍下更多的场面。从工地卖盒饭到北大附近卖水果、卖烧烤“研发”烤鹅腿后已卖了五年多“鹅腿阿姨”出现几分钟后,便有北大的学生开始在微信群里发烤鹅腿照片“炫耀”了。而在与北大几乎一墙之隔的清华大学“鹅腿群”里,则有学生半开玩笑地抱怨“鹅腿阿姨”今天为什么没有来清华。甚至有清华大学的学生把自己在群里的名字改成了“我要抢北大鹅腿”。除了北大、清华等周围高校的学生,一些从网上看到消息的市民,也想方设法加到了“鹅腿阿姨”的群里,预定了27日晚上的鹅腿。一位在石景山区工作的北京市民王先生对红星新闻记者说,他也是经过以前的朋友在27日下午加入到了一个“鹅腿阿姨”在北京大学的群里,但是他进群的时候,“鹅腿阿姨”当天的鹅腿已经被全部预定完,直到后来有一个学生说要退一份,王先生才有机会“捡漏”。“我是骑摩托车过来的,半个多小时吧,就是想尝尝到底有多好吃。”王先生说。几天前,陈女士曾经和爱人在清华大学的东北门外分发过学生预定的鹅腿,也正是在那里,有人拍下了他们的视频并发到网上,随后登上微博热搜。“现在想想有点儿后悔,那天不应该去清华的,要不然也不会一下子被这么多人关注,我不希望这样。”11月27日的深夜,梁先生这样对红星新闻记者说。梁先生和爱人陈女士今年都是54岁。2001年,夫妻二人从老家江苏连云港来到北京,一开始他们在建筑工地附近卖盒饭,后来经过老乡介绍在北京大学校园内租了一间水果摊,卖了十多年的水果。“我对北大更有感情,很多毕业好多年的学生后来回学校,还会过来和我们打声招呼,说实话我们也不太记得,但是他们会记得我们。”梁先生说。2018年左右,梁先生和爱人又开始在北大西南门外卖烧烤,不久后他们自己“研发”了现在出售的烤鹅腿,“这并不是我们老家的口味,就是在卖烧烤的过程中自己琢磨出来的,没想到后来挺受欢迎,就主要卖这个了。”因为对北大更加熟悉,陈女士和爱人梁先生主更多时候会把鹅腿出售给北大的学生,但是因为附近人民大学的学生也喜欢吃,所以他们在人民大学附近也卖过1年左右的时间。后来,清华的学生也有人喜欢吃鹅腿,他们便也去清华大学。“都是学生,有时候看到他们就像看到我自己的孩子,不会说有什么区别的,就是哪里学生有需要了就去哪里。”梁先生说。凌晨2点睡觉早晨7点起床在北京打拼养育即将大学毕业的儿子相比于爱人,“鹅腿阿姨”陈女士似乎显得更少言寡语一些,但是她也表达了和梁先生一样的想法,就是不愿意做所谓的“网红”,更愿意继续踏踏实实做小生意讨生活。陈女士和梁先生大多数时候是在晚上9点钟送鹅腿到学校,半小时左右分发完鹅腿后返回家中,开始处理、腌制鹅腿。“一般我们是凌晨2点多睡觉,早晨7点多就得起床,继续腌制、烤制、进货,经常一天忙到只吃一顿饭,像今天我们就只吃了一顿。”梁先生说。“要是还像今天这样多人,我们这几天可能就不过来送了,希望这件事能赶紧冷却下来,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人,有什么可走红的呢?”据北京商报等媒体11月27日的报道,人民大学食堂在27日晚上也推出了鹅腿这一新菜品,定价15元。“鹅腿阿姨”走红之后:不想当“网红”,只想简简单单给学生做他们爱吃的东西鹅腿阿姨梁先生对红星新闻记者说,学校食堂能够卖鹅腿也挺好的,相信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这份小生意。卖鹅腿这些年,和陈女士夫妇打交道的大多数是这几所高校的学生。一般提前预定的学生到了陈女士这里,就按照预定的鹅腿数量领走鹅腿,多数情况下陈女士也不会看他们的支付结果。“都是凭自觉,很少遇到有人没付钱就拿走的情况。”她说,如果有学生的鹅腿被别人冒领走了,自己就会第二天给他们补回来,如果第二天不来他们学校,那就在微信上退款给学生。靠着这些年在北京卖水果、卖烧烤、卖鹅腿赚来的钱,陈女士和梁先生养育着在老家读书的孩子,今年,他们的儿子即将从苏州的一所大学毕业。27日晚上9点半,原本装着满满烤鹅腿的两个泡沫箱子已经见底,陈女士和梁先生骑着各自的电动车离开,而在北京大学西南门外,很多人依旧不愿散去,有人拿出烤鹅腿拍照、有人视频连线朋友“炫耀”,还有人继续讨论着刚刚的热闹场景。几十米外的路口,“鹅腿阿姨”和爱人坐在电动车上等待红灯,等待回到那个五环外的家。红星新闻记者付垚北京报道编辑张波